1. <th id="odjqs"><dd id="odjqs"><dfn id="odjqs"></dfn></dd></th>
    1. <table id="odjqs"></table>
      
      

      1. 【熱點聚焦】《人民日報》聚焦南大留學歸國青年學者群像:在學以報國中實現青春夢想!

        發布時間:2022-06-17瀏覽次數:10


        回望百廿路,誠樸雄偉,篳路藍縷逐夢想;奮進新征程,勵學敦行,玉汝于成鑄榮光。吾道在國,與世恒新,是一代又一代南大師生共同堅守的信仰。

        520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習近平回信勉勵南京大學留學歸國青年學者》消息、522日要聞版刊登《南京大學慶祝建校120周年》消息之后,南京大學再上《人民日報》!202262日,《人民日報》在要聞版——講述·弘揚科學家精神(特別策劃)欄目中,刊登了題為《南京大學留學歸國青年學者群體——在學以報國中實現青春夢想》的深度報道,全文內容如下:

        編者語

        生逢偉大時代是人生之幸。518日,習近平總書記給南京大學留學歸國青年學者回信,對他們寄予殷切期望。近年來,在黨中央的高度重視與關懷下,青年學者心系“國家事”、肩打“國家責”,繼承和發揚老一輩科學家留學報國的光榮傳統,在報效國家、服務人民,立德樹人、推動科技自立自強,堅定文化自信、講好中國故事上爭做表率,在砥礪奮斗中放飛青春夢想,在奮進新征程中書寫人生華章。

        當前,我國正處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化增長動力的新發展階段,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正是廣大青年學者胸懷愛國之情,報國之志,發揮自身優勢,突破關鍵技術,發展高新產業,帶動高新學科快步前行的良好契機。本報記者走近南京大學留學歸國青年學者群體,獨家采寫他們報效祖國服務人民,推動科技自立自強、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動人故事,以饗讀者。

        心系“國家事”

        肩扛“國家責”


        “大家都安下心來做最難的事情,全力將研究向前推進一些”

        “雖然老話說‘父母在,不遠行’,但我和你媽媽還是很希望你能走出國門去看看,在自己的專業領域繼續深造,將來做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用的人……”南京大學現代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教授袁洪濤現在還記得:2007年的夏天,自己背上行囊出國留學,臨上飛機前,父親在他口袋里塞了一封信。

        滿滿8頁紙,寫滿了父親對他生活起居的叮囑、對他只身遠行的牽掛以及對事業發展的祝福。那一刻,我感受到身上沉甸甸的責任!袁洪濤說。10年之后,他放棄了國外優厚待遇,回到南京大學從事科研工作。又是5年,他帶領的研究團隊在原創性基礎研究領域不斷取得突破。

        “關山萬里,愛國之心不改;遠渡重洋,報國之志彌堅。”在南京大學,從李四光、程開甲等老一輩科學家,到袁洪濤這一代留學歸國青年學者,他們想國家之所想、急國家之所急、應國家之所需,留學歸國后投身科教事業,在各自崗位上報效祖國、服務人民,取得了豐碩成果。

        為什么回國?“專業能發揮用武之地”“個人興趣和國家需要相結合”“沒有什么原因,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2007年,是袁洪濤科研之路的轉折點。

        從中科院物理所博士研究生畢業時,他已在薄膜新材料生長和原子結構領域深耕數年。這個領域在當時很有前景,但他在出國從事博士后研究時,卻選擇了一個陌生的領域——新型超高濃度場效晶體管。

        “這方面的前沿研究,目前在全球都是空白。即便投入了時間也未必能成功,你們誰有勇氣承擔這個課題?”到了國外,袁洪濤的博士后導師坦言,自己對這一領域也沒有把握。袁洪濤站了出來:“我愿意牽頭!”

        袁洪濤埋頭研究,和合作伙伴應用液態介電材料,開發出一種全新的場效晶體管,實現了從01的突破。

        2017年回到南大任職時,他再次來到新起點:之前的研究都是聚焦單個電子元器件,此時要面臨集成應用的難題。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研究。光是對新介質材料的實驗探索,就在3年內進行了上千次。但困難仍然沒有攔住袁洪濤,團隊成員開拓思路”“突發奇想,最終實現了突破……

        和袁洪濤的研究方向同處“創新鏈”上下游的南京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何亮,從事光刻機的關鍵部件之一——極深紫外光源研究。

        “光刻機的光源,是將電路圖案縮小后‘刻’到晶圓上。”何亮的工作,就是在光源方面不斷縮短與先進水平的差距。這是一個周期長、成果慢的研究領域,板凳一坐十年冷。

        “如果只是發幾篇短平快的文章,對國家需求、服務實際無益,自己也不愿去做。”何亮說,2014年回國后,學校支持他的研究,還幫助組建研究團隊。那時候,大家都安下心來做最難的事情,全力將研究向前推進一些。何亮告訴記者,他們首次有了突破時,大伙僅一起吃了頓飯,就又鉆進實驗室,繼續投入工作……

        何亮本科就讀于清華大學,1999年畢業時,同班32人中除了在國內深造的同學,大多都出國了;2019年畢業20周年在北京再次聚會時,大部分已回國。多年過去,大家不約而同回來了。何亮感慨,我們趕上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

        以“守護人民生命健康”為科研目標的南京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黃碩,2015年回國后開啟了一項全新課題——利用納米孔測序技術對蛋白質進行精準測序。

        “這種方法在世界范圍內尚屬空白。”黃碩介紹:在經歷了一次次失敗后,團隊找到了方法,首次實現了多肽的單分子測序,突破了技術瓶頸。

        這個領域,包括材料、物理、生命科學等學科的交叉應用,蛋白質測序更是一大挑戰。黃碩坦言:之所以選擇“迎接挑戰”,源于家中四代人代代相傳的家國情懷。

        “曾外祖父畢業和任職于南大,講授文學與戲劇;外祖父從南大醫學院畢業并短期任教,后從事分子醫學研究;父親曾任職于南大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從事聲學工程技術開發……他們都是我科研道路上的引路人。”黃碩說,家族前輩在不同年代、各自崗位上努力報國,自己深感使命在肩!

        技術落地應用

        服務經濟社會

        “看到項目投產落地的那一刻,覺得一切努力都值得”

        南京大學現代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教授朱嘉,是一名80后。他在2013年回國后發明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納米新材料,被業界認為有望帶來高效太陽能海水淡化的產業突破。

        “如果留在國外,看得見的,就是優厚的待遇和收入,但我覺得光是這樣,不能滿足精神需求。”朱嘉回憶:2013年,得知母校南京大學要建立新的現代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他選擇帶著全家回國發展。

        “母校的邀請很有誠意,除了談及未來的發展方向和學科建設,還介紹了江蘇省在該領域的發展機遇。”朱嘉坦言,最打動他的,是母校祝世寧院士的一席話:“應該想想我們的革命前輩是怎么創造新中國這樣一個國家的,長江后浪推前浪,你們要回來,要親身參與進來,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寫在祖國的大地上。”

        回到南京大學任職后,朱嘉就做了教授和博導,進一步研究納米材料利用。在一次鍍膜實驗中,給一片薄膜鍍金后意外出現了一面金色一面黑色的材料,團隊經過3年時間反復實驗論證、研究機制原理,發現了迄今吸收光能力最強的納米金屬材料,可以吸收從紫外線到紅外線幾乎全部的光,外界給它取名為納米黑金

        這塊納米黑金可以用來做什么呢?朱嘉想到了“海水淡化”,于是團隊立馬著手研究……朱嘉介紹,將納米黑金浮在水的表面,吸收太陽能并將其轉化,能量轉化效率可達90%以上。

        2017年,南京大學和江蘇射陽經濟開發區簽約,高效太陽能海水淡化技術成功轉化,正式投產。看到項目投產落地的那一刻,覺得一切努力都值得!朱嘉說。

        計算機能像人一樣思考嗎?這是南京大學物理學院教授繆峰一直好奇的領域。2012年,他留學歸國后,帶領團隊首次提出迄今最高并行度的神經形態類腦計算方案,為未來人工智能時代填補海量數據計算的算力缺口提供了可行的技術途徑。

        “要實現堪比人腦的通用人工智能計算機,就要通過不同學科的深度交叉,在新的量子材料、新的物理機制、新的計算硬件和新的計算方案上實現多重突破。”繆峰坦言:團隊遇到的最大挑戰,就是多學科知識的學習、交叉融合和綜合運用。“要在每個領域都做到最好,還要有效地協同銜接起來。”繆峰說。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團隊內部始終保持不同研究方向之間、與組外跨學科團隊之間的深度討論與合作。”繆峰介紹:近期成立了南京大學類腦智能科技研究中心,把相關領域的青年學者們更加緊密地“聚攏”起來,隨時開展頭腦風暴……

        經過不懈努力,通過“原子世界搭樂高”的技術手段,團隊終于研發成功高魯棒性的憶阻器——這是“電子腦”中重要的類腦元件。“目前,我們的產學研轉化已在路上。推動技術的落地應用,踐行科技自立自強,是團隊每個人的目標。”繆峰說。

        堅定文化自信

        傳播中國聲音

        “用外國留學生能夠理解和接受的表達方式講好中國故事”

        “什么樣的人生是值得過的?儒家不否認純粹理智或審美快樂的價值,但更注重來自道德的快樂。”“老師,那是不是說,一個不能從道德實踐中獲得快樂的人生不是幸福的人生?”“是的,儒家強調道德實踐,是因為這是人之為人的本質特征,而幸福就是在人之為人中獲得快樂……”

        這是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胡星銘給外國留學生上課的一幕場景。師生對話激發了留學生們對中國傳統哲學的興趣。

        “面對留學生群體,怎樣講好中國故事?”曾在美國留學的經歷,讓胡星銘更能理解不同文化背景帶來的知識構成和思維方式差異,致力于“用外國留學生能夠理解和接受的表達方式講好中國故事”。

        在過去200年間,《道德經》共有約200個法文版本,《論語》和《孫子兵法》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這些中華文化典籍一版再版,說明了什么?它們在不同文化語境中如何被闡釋和接受?這是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黨委書記、教授、博導高方在中西翻譯簡史課上向研究生們提出的問題。

        “道德經的‘道’,早期法語譯者多采用釋義的方法,但翻譯家逐漸認識到這一概念的文化獨特性,后多用音譯的方式進行翻譯,以準確傳遞中華文化的特質性……”

        作為留學法國的歸國學者,高方從事中國文學在海外的接受、翻譯與傳播研究。在課堂上,她經常通過生動的案例,讓學生感受中國文學對世界文學的貢獻。

        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副教授姚遠,致力于將教學與研究融于一體。從2014年起,他結合承擔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帶領學生走出校園、走進基層,依托長三角地區豐富的文化資源展開調研,增進對中華文化的認同,加深對文明交流互鑒的認識。

        2021年,他指導本科生組成創新團隊,以篳路藍縷的百年紅色之路為主題外出進行調研,提出全光譜全歷程保護紅色文化資源的建議。調研報告獲第十七屆挑戰杯全國大學生課外學術科技作品競賽省級一等獎。

        “堅定文化自信,不只是學習四書五經、諸子百家、唐詩宋詞;遍布城鄉的名勝古跡、歷史街區同樣是中華民族悠久歷史、燦爛文化的載體。”姚遠告訴記者,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親身體驗中華文化的魅力是增進文化認同、堅定文化自信的有效途徑,也為學生們今后走出國門與世界平等對話夯實著文化根基。

        想國家之所想

        急國家之所急

        應國家之所需

        南京大學黨委書記胡金波和校長呂建對青年歸國學者的引進如數家珍:黨的十八大以來,南京大學引進的40歲以下留學歸國青年學者達282人。在現有師資隊伍中,有海外留學和學術工作背景的達1003人,其中獲得海外博士學位或有博士后經歷的有448人。胡金波說:這些留學歸國學者已成長為南大發展的中堅力量。這其中,兩院院士21人、長江學者92人、黃大年式教師團隊2個(36人)、國家教學名師6人。

        “你為什么選擇回國?”

        采訪南京大學留學歸國青年學者時,更多的人說,“沒有什么原因,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這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就是從心底深處流淌出的家國情懷,是留學報國的光榮傳統,是報效國家、服務人民的自覺追求。

        心系“國家事”、肩扛“國家責”。他們中間,有的轉換深耕多年的科研領域,將國家需要放在第一位考慮;有的放棄國外優厚待遇,回國努力開創學科發展新的一頁;有的甘坐冷板凳數年,只為帶領團隊“安心做難事”。

        情系桑梓服務人民,揮灑智慧服務社會。他們中間,有的致力于產學研協同創新,將研究成果拓展到多個產業領域;有的在生命醫學領域攻關,守護人民生命健康;有的向人工智能領域發起沖擊,為我們創造更智慧、更便捷的生活……

        堅定文化自信,講好中國故事。面對不同文化背景的外國留學生,怎樣講好中國故事?外語人才如何培養跨文化闡釋力?這些留學歸國青年學者,在所從事的研究與教學崗位上,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為傳播中國聲音貢獻著智慧和力量。

        “你為什么選擇回國?”

        這個問題其實無需多問。他們創新奮斗的動力源泉就在于——想國家之所想、急國家之所急、應國家之所需。南京大學留學歸國青年學者,是新時代愛國青年的縮影。

        ——記者手記

        國之所需,吾之所向

        志之所趨,矢志前行

        以民族復興為己任的南大人

        正在砥礪奮進中放飛夢想

        為中國故事再添華彩

        為百廿南大再續華章!

        來源:南京大學微信公眾號

        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bEiBhCOBuhn7oie2_iTqMQ

        責編:李琪




        日韩精品无码一二三区